G7峰会落幕 44年来首无联合公报

8月24日至26日,在法国小镇比亚里茨举行G7(七国集团)峰会。各成员国意见不合、各怀心事。与以往发布长达数十页的共同声明不同,本届峰会的声明仅一页纸,简短提及国际贸易、伊朗和乌克兰等问题,内容含糊其辞,老调重弹。

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称,此次峰会将成为G7「团结一心的艰难考验」。但目前看来,G7成员国,并未能如期展示「团结」的一面。

「该来的」俄罗斯没来?特朗普一开始就不想去

「本来就应该是G8,因为我们讨论的很多议题都与俄罗斯有关。」20日,特朗普就率先开腔,称让俄罗斯参加峰会才更「明智」,引发「内讧」。

G7成员包括美国、英国、法国、德国、意大利、加拿大和日本,1997年因俄罗斯加入而变为G8。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,原G7成员国抵制在俄举行的G8峰会,改在布鲁塞尔举行了俄罗斯「被缺席」的G7峰会。

事实上,这并不是特朗普第一次「喊俄罗斯回归」。在参加2018年G7峰会前,特朗普就建议,让俄「重返谈判桌」,但遭到德国、英国等集体「泼冷水」。

与2018年不同的是,法国总统马克龙此次亲自「灭火」。他在与特朗普的通话中,提出希望邀请俄罗斯参加2020年美国G7峰会,并获得特朗普赞同。

但特朗普并未因此收住自己的「小脾气」。CNN于23日称,特朗普在过去几周质疑,自己为何必须出席G7峰会,并犹豫会议是否值得花时间参加。

一直到特朗普23日临行前,他还不忘威胁东道主法国,称如果该国向美国大型科技公司徵税,将对法国葡萄酒加征关税。

意外的「来客」?G7成员国懵了

特朗普期待的俄罗斯没来,意料之外的伊朗外长扎里夫却到访法国。25日,扎里夫受邀出现在比亚里茨的消息,佔据了各大媒体头条。美联社直指马克龙这一邀请,「是一场高风险的赌博」。

此次扎里夫的访问「低调而神秘」,因为直到他来访的前一晚,马克龙才告知G7其他成员国这一安排。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,扎里夫的访问是和G7峰会「并行」的会晤。

但对美国来说,要直面扎里夫着实尴尬:毕竟,美国仍在对伊朗「极限施压」;毕竟,美伊「口水仗」未完;毕竟,美国才于8月初对扎里夫进行了制裁。因此,儘管扎里夫在此次访问中,会见了马克龙,以及英法德的外交官,但仍和美国官员「擦肩而过」。

在被问及对扎里夫来访的看法时,特朗普仅说:「我们将自行(与伊朗)接洽,但我不能阻止大家谈论。如果他们想谈,他们可以谈。」之后,特朗普称,与扎里夫会面还「为时过早」。

在扎里夫到访的几个小时前,法美就因伊朗问题发生龃龉。最终,双方的各执一词以马克龙妥协而告终。

外媒称,扎里夫的到访,显露出G7成员国在处理伊朗问题上,正不断孤立美国。曾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的海莉更表示,马克龙「操作了」此事,「很没诚意」。

一波接一波非常规操作,东道主在打什幺「算盘」?

马克龙在此次峰会上的非常规操作,还不止于安排扎里夫突访。

峰会前,马克龙已表示,2019年G7峰会将不会发表联合公报。美方也支持不发公报,称这类声明已经变成了「包罗万象的杂物瓶」。

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表示,马克龙意在制衡特朗普,后者曾在2018年指示美方代表不签公报即离开。法国国际关係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马特丽表示,马克龙此举将给双方和多方谈判留下空间。

另外,在特朗普抵达法国后,马克龙还临时邀请他私下单独共进午餐,双方在特朗普下榻的酒店露台会见了约2个小时。法方称,特别安排两人共进午餐,是为缓和气氛。但这一临时起意却招致美国官员不满。

美国官员私下抱怨称,马克龙有意聚焦那些会使特朗普孤立和难堪的小众议题,以提升自己在法国国内的支持度。

他们还表示,法国官员在峰会筹备工作中难以合作,峰会最初的时间表仅限于气候变化、性别平等和非洲发展等「小众议题」,在贸易及全球经济方面几无着墨。

「最分裂的G7」,下次会邀请谁?

在此次G7峰会中,特朗普似乎难得地找到了自己的「天然盟友」——英国新任首相约翰逊。不过外媒称,虽然两人风格相近,也难掩分歧。

峰会期间,在特朗普大力鼓吹美国挑起的贸易摩擦时,约翰逊即时「纠正」了他:「我只是想说明一下对贸易摩擦的看法:总的来说,我们支持贸易和平。」

约翰逊说,「英国在过去200年里,从自由贸易中获得了巨额利润,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。」「我们不喜欢关税。」G7成员国之间的分歧,从美英之间的「温差」中,就可见一斑。

眼下,G7领导人都带着自己的政治包袱,在峰会中面和心离。特朗普高举「美国优先」旗帜引发全球贸易摩擦;意大利总理孔特已因国内政治混乱而辞职;马克龙的支持率仅27%;约翰逊誓言在万圣节前完成脱欧……

英国《衞报》25日表示,此次峰会中涌动着一股苦涩和焦虑的暗流。在面临多重危机下,G7正处于自1977年成立以来最分裂的时刻。

2020年,将轮到特朗普主持G7峰会。欧洲外交官打赌称,普京将是「邀请名单」上的头号人物。

责任编辑:乔一